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把浓稠的精液留给你
把浓稠的精液留给你


我叫谢瑞阳,是个准备毕业的大学生。

我一直很想跟班上的一个女生做爱,她叫做刘子愉。

从我大二与刘子愉一起参加几次系学会的活动以后,我的性幻想对象多了她一个。

一张清秀的瓜子脸,纤细的腰,还有那穿着白色上衣,就会突显出的双峰曲线,加上裙子下的那双美腿,害我每次去上课,老二都会不由自主地硬起来。

在我毕业前,我对她打手枪的次数已经不下百次,甚至有几次是在学校看到她以后,忍不住在厕所自己解决。

其实我每次都想把她拖进去厕所,让我的精液灌满她的身体,但我一直找不到单独相处的机会,只好回家慢慢看着她的照片发泄。

「不行!我的大学生活不可以就这样结束。」

我在心中暗自说着,一边在毕业茶会上靠近我的女神。

「子愉,我有东西想要送你。」

没错,是我的精液。

「什么东西?」「这个东西很神秘,不方便在这边拿出来。」

「喔,不拿就算啦!」子愉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。

这就是为什么刘子愉明明就一副很可口,却还是没有男朋友的原因-她相当冷淡,就算是勉强称得上朋友的我,也是这种态度。

我就是爱她这种态度。

我不禁幻想起干着她的时候,她表情中流露出的不甘愿。

「拜托啦,我真的花很久时间准备。」

我也没说谎,各种姿势各种状态我都在脑海中演练过了。

我露出失落的表情,希望可以骗过这位今天穿着白色洋装,等着被我大干一番的女神。

「你难得要送我礼物,不收好像说不过去。」

刘子愉露出勉强接受的表情。

于是在我百般求情下,子愉也跟我来到一间密室。

这里是系上的图书室。

今天是毕业典礼,加上这里离活动地点有点距离,所以我不担心等等会有人来闹场。

「你到底要送我什么,神秘兮兮的。」

他一进到图书室,就找个位置坐下来。

虽然我认为不会有人来闹场,但我还是偷偷地把门给反锁上。

「你过来看啊。」

我走向书柜,假装要拿出什么东西来,其实只是为了将他诱骗过来。

在刘子愉走过来的那瞬间,我立刻将他压倒在书桌上。

「我已经一个月没打手枪了,只为了把我又浓又多的精液送给你。」

被压在我身体底下的刘子愉想用双手推开我,但却被我的双手紧紧压住。

「放开我!你现在放开我,我会当作没这回事。」

「少来,我今天放了你之后,你一定会乱讲话。」

我开始亲吻着他的脖子,他碍于整个人被我身体压住,再加上手也被我压制,只能撇过头去闪躲。

我很激烈地在子愉的脖子上亲吻着,留下一棵「草莓」。

子愉留下悔恨的泪水。

我想他应该后悔自己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怎么会相信我这个哈他四年的禽兽。

他的反抗依然强烈。

我很想干他,但又不想花太多力气在制伏他身上,我灵机一动,开始劝服他。

「不然这样好了,你乖乖让我干你一次,我保证绝不让任何一滴精液沾到你身上,而且以后绝对不会再碰你,但相对的,你一定要保密。」

这当然是谎言,只是想要把多一点力气留在干他这件事情上。

「我不要!」刘子愉坚决不让我干他。

「你可以选择继续反抗,只是如果你逃不掉的话,我一定会把精液射得你满身都是,而且我会一直拿照片威胁你,你考虑清楚。」

子愉听到我这番威胁,开始有点动摇。

「除非我爽过,否则我不会让你跑掉。」

我一边讲着,一边用嘴巴玷污他的洋装。

「好吧……」「现在立刻把内裤脱掉!」我放开他的双手,离开他的身体,但眼睛仍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子愉手伸进去裙襬里面,却没有把内裤脱掉。

「我数到三,你再不把内裤脱掉,我就硬上你。」

在我的言语威胁下,他终于乖乖把内裤给脱掉。

我其实想直接把老二放进他身体里面,但我知道那样干起来会很不舒服,所以只好先用手让他的小穴充满爱液。

「子愉爽吗?」我的食指跟中指不停地在他的小穴中抠着。

他的眼神中露出不甘,但是身体却又享受着这一切,从他那迷人的娇喘声跟分泌出来的爱液,我就知道他只是嘴巴跟我的老二一样硬。

「差不多了。」

我抽出我的手,甩掉子愉的爱液,拉开拉鍊,一支饿虎瞬间弹了出来。

「为了干你我连内裤都不穿,只求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干了你!」我立刻把子愉压倒在桌子上。

「我让你满足以后,再也不要骚扰我!」子愉撇过头去,已经准备好面对我的侵略。

「我说话算话。」

怎么可能!于是我将她整个人翻了身,让他趴在桌子上,接着我掰开她的双臀,将她的阴唇完全展现在我眼前。

我用我的右手抓住自己充血的老二,将龟头好好地放在她那欢迎男人进来的洞口上。

准备就绪,我的老二开始深入进去,但没多久我就发现她的阴道好紧,难以更进一步。

「放开我,好痛喔!」不到一分钟,我跨下的女孩开始后悔了。

这么紧就算不是处女,性经验也一定超少,这种货色中途放弃的话,我连禽兽都不如。

「没得商量。」

我将她的脸转过来,捧着她的脸舌吻她,看能不能让她不要这么紧张,好让我比较容易进去她的下体。

一开始子愉还有点抗拒我碰触她,过没多久我知道她的身体开始迷恋这种感觉。

我的老二感受到的压力终于比较小了,我见机不可失,便一口气挺起腰,直冲最底。

突然,我感觉我的龟头刺破了一道门,接着就感受到有液体沾满我的老二。

「原来你还是处女啊?早说嘛!我义不容辞帮你累积经验!」听到我这番羞辱的言语,被我捧着脸的子愉不禁流下泪水。

本来我想要快速抽插直接射在她的身体里,接着再跟她战第二次,不过在她是处女,又不禁流下眼泪的情形,我决定我要慢慢地玩她,好让我充分享受羞辱她的快感。

我的双手抓着她的腰,老二开始一下一下抽插着她的身体。

我刻意放慢速度,让我充分地感受她的阴道吸着我老二的触感。

「我拜托你快点做完,放了我好不好……」「臭婊子,要快要慢都是由我来决定。」

为了回应她,我更刻意放慢速度,而且总在快插到最深处的时候,就会特别用力的顶她。

被我这样反覆弄了几次之后,子愉知道自己讲的话反而刺激到我,于是求饶道:「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,请不要再这样对我了……」「我说啊,求人的态度绝对不是这样子的。

要我快一点的话,应该要说,拜托你操死我,我是个欠人操的贱货。」

其实我也有点忍不住,想要加快速度,只是这种时候谁先认输,谁就占下风了。

「请你用你的大鸡掰操死我吧,我欠操。」

挖赛,学习能力真好,连大鸡掰这三个字都用上场了。

为了不辜负这美丽姑娘的期望,我开始疯狂地抽插着她。

看着不停晃动的裙襬,我一边享受着,一边再计划下次要子愉穿什么衣服跟我做爱了。

我开始听到子愉想叫,却又不敢叫出来的闷哼声。

「大声点听不见。」

我加大抽插的力道跟速度,就是要让她忍不住叫出来。

在我感觉到快要射精前,子愉终于放声叫出来,「好~~~好爽喔!!」同时我的龟头也感觉到一股暖流。

「你高潮完换我高潮。」

我的双手抓着他的裙子,以非常快的速度干着她的小穴。

「我,我要射了!!!」我这样低吼,整个人更疯狂地抽插。

「你不是说不要射进来嘛?」子愉虽然已经开始沉溺在做爱的感觉中,但仍保有一丝理性。

她开始扭动身体,试图逃脱,但在我疯狂的抽插下,她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。

「我是说精液不要沾到你身上,但我射进去就没沾到了啊!干,替我生小孩吧!」我将上半身贴在她的背上,老二插到她身体的最深处,接着一阵一阵的抽蓄,把我存了一个礼拜的浓浓精液,全部灌入她的身体里面。

「你骗我,我恨你!」子愉目前的姿势是背对着我,她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我,但我没有因此退缩,依然保持着我中出她的姿势。

我没有说话,只是静思了两秒,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我依依不舍地将我的老二拔出她的阴道,拿起我准备好的相机开始狂拍她的身影,还有那流出白浊精液的阴道口。

「你在干嘛?」子愉听到快门声,立刻转过身来。

「为你的处女秀拍照留念啊。」

其实刚刚的做爱画面我也偷录像下来了。

「你要干嘛?」子愉慌张地看着我,试图想要阻止,但在一番激烈的战斗后,她已经没有力气停下我按快门的食指。

「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啊!」虽然子愉的衣服都没有被脱掉,但她脱到脚边的内裤,还有她那凌乱的样子,加上我刚刚拍的阴道口,都可以当作我日后威胁她的筹码。

「赶快收拾好,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,不然我会很老套地把你被灌满精液的照片公诸于世。

之后我找你,你就要出现。」

下次就让她穿高中制服吧,不然每次都看着照片打手枪很闷啊!我把老二收进裤子,抱着开心的心情转身离开,只留下一朵生心理都被摧残的花后续补完毕业以后,在进入研究所之前,我开始准备在暑假期间举办的国家考试。

平常就是照常念书,压力大的时候则是把我的女神-刘子愉小姐找出来干一下。

虽然每次她都心不甘情不愿,但碍于我手上的照片和影片,她只好乖乖的配合我,和我玩起一次又一次的性爱游戏。

由于我读的是商科的研究所,不需要在暑假就进学校,于是在准备考试的过程中,在暑假前,我拼命地干子愉让把我的子孙收藏她的阴道里。

我知道迟早这样下去会把子愉会有危险,于是在她无奈地给我干上,考试结果不知道之事,我知道她怀了我们的小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