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数:10348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十年一次的忍者村排位大会又一次如约举行了,这次,我们村子可是做很多的准备,希望这次能有一个好的成绩,上次我们只排在了第七位,所以这次我的对手是排在第六位的精根里。  「大家都准备好了吗?这次是我们的复仇之战!上次的屈辱要加倍的讨回来!」首领临行时候给我们打气,不过说起来这次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,不仅这次的年轻一代可是有3位中忍存在的,据我们打探到的情报,对方这次只有一位中忍,所以我们胜率还是很大的……  每次的排位战都是村子里边派出九位年轻的忍者来进行比试的,这次我就是这九位中的一个,而且我还是中忍所以我还是信心满满的,经过几天的跋涉,终于到了对方的村子里边,按照规矩,我们需要每个人选择一个地方去挑战,而我被分配的任务是去解决一个下忍,通常这种排位战是不会用胜利的场次来决定胜负的,一般都是直到有一方被完全的团灭,所以我们三个中忍完全可以说碾压对方,所以面对一个小小的下忍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直接来到了对方所在的房间,推门进去,里边一个年轻的女忍让我心头一突,。因为她的样子完全不是我平时看到的女忍,而是职业套装。紧身的套装将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,而且,包臀裙能将她的臀部和修长美腿完全的凸显,我不由得看的呼吸一紧「真是一个大美人」  看到我进来,美女冲着我展颜一笑「您好,您就是这次的挑战者吗?我的名字叫做尤娜,请问您怎么称呼呢?」叫做尤娜的女子说起话来也是那种很让人信任的感觉,我冲着她笑了一下「我是野狼。」  「啊!您就是这次的中忍之一,野狼大人?真是幸会,那个……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吗?其实那个……我是您的崇拜者呢」尤娜一脸忐忑的对着我说到。看着自己的崇拜者一脸忐忑的要求,我顿时感觉道了满足感「小问题,说吧。签哪里?」对于自己的崇拜者我还是很大方的,说不定这次还能说服她直接认输,我也省的自己浪费手脚。  而尤娜一脸羞赧的拉开自己的领口,露出红黑相间的蕾丝胸罩「那个,能请孤狼大人,签在人家的这里吗?」说着用自己洁白的玉手抚摸了一下自己从胸罩中露出的半个乳球。尤娜的动作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随着尤娜玉手动作,我呆呆的看着那硕大的乳球,不由的自己咽了一口口水,用有点结巴的语气说到「好……好的,」说着我拿出了一支笔,将手伸向了她的双峰……  不过尤娜打断了我的动作,用娇柔的语气说道「听说孤狼大人有独门的印记呢,能不能把那个印记打在人家的身上呢……好不好吗。」尤娜用手抱着我的手臂开始摇晃,硕大的乳球摩擦着我的手臂,让我异常的舒服。  我不由得色授予魂了,虽然那个印记是我用来施展独门忍术的媒介,不过向来对付一个下忍用不到的我的秘术,于是很爽快的拿出了自己的的媒介,印在了尤娜的乳球之上,看到我的印记打在自己的身上,尤娜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「哇……孤狼大人,你真是太好了呢,人家也送你一个礼物」说着一个香吻吻在了我的脸上。猩红的唇印印在了我的脸上,而且尤娜身上的气息异常的好闻,让我不由得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尤娜,不过尤娜灵巧的躲开了,随后拿过桌子上边的一杯茶,「孤狼大人,你看你都出汗了,是不是渴了?来喝杯茶吧……」别说我还真有点渴了,于是拿起尤娜手中的茶杯,一饮而尽。看到我喝下自己递上的茶水,尤娜嘴角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,不过却一闪而逝……  「孤狼大人,您既然是来挑战的,那么我们开始吧,不过我完全不是孤狼大人的对手的呢,而且战斗的话,也会让彼此受伤,我们比拼寝技如何?」尤娜用手搓着自己的衣角一脸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到。  看着面前的丽人我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「可以啊,我也不想和尤娜动手呢,其实我还想劝你投降来着,不过你既然想要比寝技也是可以的啊」所谓的寝技就是床技,一般来说女忍都是精通寝技的,但是作为中忍的我,寝技也是很擅长的,再说了一个下忍,我完全不放在心上呢……  尤娜很开心,主动的脱光了衣服来到了比试场地,而我自然也不能落后,脱光自己的衣服,站在尤娜的对面,尤娜看着我的身体用赞叹的语气说道「孤狼大人,人家是下忍,你要让着人家哦」我哈哈一笑「没关系!我让你三招!」尤娜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「那可要说话算数哦,人家来了!」说着尤娜一个闪身就来到我的背后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一只手臂已经由我的背后伸过来,勾住了我的脖子,我不由的往后倒去,而尤娜很有技巧的用自己的腋窝夹住了我的口鼻,让我只能呼吸到她的体香,而她的穿着黑丝的双腿灵巧的拨开我的双腿,让我的肉棒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她的面前,而尤娜眼中闪过一丝狠厉,用自己的黑丝美脚踩着我的肉棒开始摩擦……  尤娜两条修长的美腿交替地摩擦着我的肉棒。同时心里默默的开始言灵。「忍法?蛇足榨取!」只见尤娜的俩条腿开始发出了一丝黑色的光芒,然后我感觉到尤娜的两只夹着我的美脚开始变得湿滑,竟然分泌出了一些粘稠的液体,我的肉棒完全的落在了尤娜的美脚之间,任由她蹂躏而此时的呼吸也被限制了,尤娜用自己腋窝紧紧的夹着我,我只能用力的吸气才能吸到一点点的空气,不过更多的是尤娜的体香,说来奇怪,每次呼吸到尤娜的体香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敏感了一些。尤娜的玉足开始变得激烈,将我的肉棒踩在地上,用自己的脚尖,踩着我的龟头开始抖动,剧烈的快感让我呻吟了出啦「啊……尤娜,慢点,不要这么激烈,我……」  「哈哈,孤狼大人,怎么了,是坚持不住了吗?你可要坚持住哦,你可是人家的偶像呢,如果是早泄的话,人家会看不起你的哦。」虽然嘴上说着不想让我早泄,可是尤娜的脚底完全没有按这个意思,反而是加大对我蹂躏的力度。同时伸出自己的玉手,捏着我的乳头开始揉捏,强烈刺激让我不由得拱起了身子,「啊!尤娜……停一下,不……不行了。停下来……」可是尤娜完全没有理会我的哀求。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得意,踩着我的玉足,开始剧烈的滑动,丝袜独特的触感开始快速的摩擦着我的肉棒,同时那种抖动的频率也加大了「忍法?电器按摩!」尤娜脚下像是过电一般,快感像是波浪一样,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的神经,这下我再也忍受不住了,身体开始颤抖,「啊!!尤……娜不行,我不行了。停下来我也射了,啊…………」随着我的惊呼,我的精液像是水枪一般射了出去。而尤娜的黑丝足底也沾上了一些我的精液……  射精后我显得有些虚弱,躺在尤娜的怀里不想再动。可是尤娜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「孤狼大人,你真让人家失望呢,你看,人家才用了两招你就射了呢,那么还有一招哦」说着,尤娜的黑丝玉足又开始对我射精过的肉棒开始了蹂躏,处于不应期的顿时,如坠地狱,激烈的挣扎着想要逃避开,不过处于虚弱的完全没办法逃开,只能哀求道,「尤娜,不要,不要,停下来,我不行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……」听到的哀求,尤娜露出了失望的表情,「唉?这样吗?你可是人家最崇拜的忍者呢,现在竟然这么没用,真是让人失望呢。那么,如果你将人家的脚底舔干净人家或许会考虑放过你哦」  说着尤娜斜躺着对我抬起了自己的黑丝玉足,我看着面前诱人的玉足,脚趾宛如豆蔻一般,透过黑色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,我不由的心里突了一下,呆呆看着面前的玉足咽了一口口水,结巴的说道「好。好……我舔……」虽然说舔一个下忍的脚是很屈辱的,不过面前尤娜的玉足是那么的秀色可餐……  我缓缓的挪动自己的身体,来到尤娜的附近,伸出自己的舌头,舔舐了一下尤娜的脚底,一股奇特的味道传了进来,而且这种味道进了我体内,瞬间让我失神了……  看到我陷入了失神,尤娜得意的笑了起来「哈啊哈。终于起效果了吗?人家特质的傀儡药剂,一部分混合到了茶水中,一步分涂在脚底。」尤娜得意的看了一眼依然没有反应的,自言自语的说到「看来,已经完全起效果了,现在只要再他的意识里边留下痕迹就可以了……」说着尤娜站了起来,对着我说道「孤狼,现在你要和我战斗,用出你最厉害的技巧,但是不能伤害到我,记住,你是没有办法伤害到我的,只能败在我的脚下,被我的黑丝玉足征服……」  我的身体自己站了起来,对着尤娜攻了过去,每次在将要打到尤娜的时候我都会自己收招,每次的反噬,让我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看到差不多了,尤娜打了个响指,随即我醒悟了过来,不过看到伤痕累累的自己,我不接的问道「怎么会这样?」尤娜一脸骄傲的说道「呵,孤狼大人,人家还以为有多么厉害呢,你看你现在都不是我一个下忍的对手……」  我有点迷糊,用不解的语气说道「我们不是在比拼寝技吗?」我说道这里尤娜露出了厌恶的表情「你还好意思说,你是我见过最没有节操的男人,明明寝技败在了人家的脚下,屈辱的射出了精液,却恼羞成怒来攻击人家……不过,你也只有这点实力……」  「什么?我会输给你?」此时的尤娜让我感觉道了意思恐惧,我的感觉一向很准,所以我决定尽快的打倒尤娜,于是我一个箭步过去,就开始攻击尤娜。可是让我奇怪的是,每次自己快要攻击倒尤娜的时候,总是感觉用不上力气,而尤娜那双修长的黑丝美腿却时刻的吸引着我的目光,每次被尤娜用美腿攻击我就欲望高涨。没几下我已经积蓄了很多的欲望,肉棒也完全勃起,尤娜一边攻击我一边用语言羞辱着「哈?孤狼大人,你真是辜负人家对你的期待呢,你原来是一个被女忍攻击,虐待就会勃起的变态,既然是这样,你干脆放弃抵抗,乖乖的跪在我的脚下算了,那样说不定我会让你更加的舒服,你说好不好?」  「开玩笑,我怎么会……」我刚想反驳,可是尤娜看准了一个机会,美腿高高的提起,已经超过了我的头顶,我呆呆看着尤娜笔直的美腿,从我的视角可以看到尤娜的蕾丝内裤,就在我还在欣赏尤娜的神秘之处的时候,那只抬起的美腿落了下来,黑丝脚底准确的拍在我的脸颊上边,强大的冲击力让我不由得跪在了地上,而尤娜用脚底踩着我的脸颊,来回的扭动自己的玉足「呵?还说自己不是变态?现在怎么解释,被我的脚踩在脸上,自己却主动的跪了下来,而且……」尤娜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的下体,此时被尤娜踩着脸颊,我的肉棒已经高高的勃起了,还在一跳一跳的对着尤娜敬礼。  「呸!」尤娜冲着我的肉棒吐了一口口水「真是下贱的东西,自己的主人被别人蹂躏,还能如此的勃起,或者说?你的主人才是一个变态呢?」听着尤娜的羞辱,我更加的兴奋了,而且尤娜踩在我的脸上的玉足散发着的味道让我非常的迷恋,每次呼吸到她脚底的味道,我的身体就浑身舒爽,随后气味越来越浓,我的身体开始颤抖,而我的肉棒竟然一跳一跳的射出了精液……  「哈哈哈……」尤娜看着我光是闻着她的脚底就射出了精液,不由的大笑了起来「孤狼大人,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你还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变态吗?你看,你光是闻着我的脚就能射出精液,你这种废物是如何成为中忍的?真不知道你们村子里边是不是也都是你这种变态,还是说,你根本就是一个变态受虐狂呢?」尤娜用脚开始踩踏我的脸颊。「你这种变态,生来就是女忍脚下的败者,现在我后悔了,你看,你引以为傲的印记还在我的身上,可是现在我感觉到了屈辱,你这种变态的印记,有什么资格印再我的身上?」说着尤娜念动法决,将自己身上的印记取了下来,丢在我的肉棒上边,「变态的孤狼大人,现在给你个机会,自己将印记打在自己的小鸡鸡上边,这样的话,我或许会放过你哦」  强烈的屈辱干让我已经开始自暴自弃,念动法诀,将自己的印记印在了自己的下体……  「哈哈啊哈哈……呸!」尤娜看到我尽然接受了这么屈辱的条件,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轻蔑了「废物!你这种废物,还是让我来好好的教育一下吧」说着尤娜脱下来自己黑丝套子了我的头上「这样的才符合你的身份,你这只变态的受虐狗。现在给我趴到那张椅子上边!」尤娜指着一边的一个奇怪的椅子,我有点犹豫,可是尤娜完全不给我机会,冲着我的下体就是一脚,吃痛的我只能顺从的趴在那张奇怪的椅子上边。  尤娜拿过旁边的束缚带,将我紧紧的束缚在了这个椅子上边,我只能爬着,将自己的屁股和下体完全的裸露了出来。而一边的尤娜眼神中闪着危险的光芒「那么,孤狼~ 现在对你进行战败凌辱!这次的凌辱是……打屁股……哈哈哈」说着尤娜拿出了一细细的竹条。放在我的屁股上开始轻柔的挑逗……  「要开始了哦!」说着尤娜扬起了手臂。竹条发出破空的声音抽在了我的屁股上「啊~ 」我发出了惊呼,倒不是因为疼,是因为……很爽,不知道为什么,被尤娜打屁股竟然让我超级的爽,那种先是一点点的疼痛,随后变成酥麻的感觉,让我不由得惊呼了出来。尤娜完全知道我惊呼的意思,用轻蔑的语气说道「哈哈哈,孤狼,怎么样,是不是很爽啊?我说过的,我会让你很爽的。接招!」说着,尤娜又一次挥舞着竹条抽打着我的屁股,每一次抽打都让我爽的呻吟了出来,随着尤娜的抽打,我的肉棒已经开始一跳一跳的了,而尤娜看到我已经到了极限,停下了对我鞭打,用魅惑的语气说道。  「孤狼大人,你要不要就作为人家的忍术练习台,永远的束缚在这里享受呢?」  听到尤娜的诱惑,我内心竟然用要答应下来的冲动,可是想到自己的使命,我还是犹豫了1?答应尤娜,永远的作为她的试验台2?拒绝尤娜,完成自己的使命。  想到尤娜那种甜美的诱惑,我不禁的想要答应尤娜的请求,不过就在我想要答应她之际,脑海中忽然闪过了村长那满怀期待的眼神,我惊了一下,冷静了下来,看着面前的尤娜,用平静的语气说道「尤娜小姐,看来你要失望了……」说着我集中精力开始了对尤娜的攻伐。作为中忍的我,手段自然是很多,很轻易的就破解了尤娜的忍术,随后在我一阵攻伐之中,尤娜颤抖着身体败下阵来……  「尤娜小姐,虽然你是我的粉丝,不过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。下次再来找你玩吧。」说着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尤娜的小屋,拖着有点酸软的身体,缓缓的像下一处。「呼,虽然解决了尤娜。不过消耗还真是多,万一下一个对手是对方的中忍,可能会比较麻烦,那么。我是不是先要休息呢?」我一边缓缓的走着,一边暗自思索道。  就在我愣神之际,一个高冷的声音传来「太慢了,笨蛋!你这样也算是挑战着吗?你这样的中忍。真是让人不能看……」高冷的声音对着我就是一通数落。我定定的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女子,面前的女子身穿紧身的骑马装束,手中拿着一条直马鞭,此刻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  看着面前高冷的美女,我内心不由的突了一下,而且看她那身装备,好想是刚从驯马场回来。尤其拿上被马裤包裹的美腿,看的我都要流出口水了,而且一头金色的大波浪卷发,气质高贵……  「你有再反省吗?我可是为你的挑战,放弃了我驯马的任务,可你呢?尽然迟到了这么久,而且还得我自己来找你,你这样的态度,我已经开始怀疑你挑战的决心了,」女子冲着空气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马鞭,然后用马鞭指着我的脸说道,「如果怕了的话,就赶快给我趴在地上,将我驮去驯马场!那样我就算你认输好了。」美女高傲的昂起了自己的头。、我顿时脸色有点难看了,用冷冷的语气说道「哼。难道你们的长老没有告诉你,下忍看到中忍应该有的礼仪吗?我现在并不是你们的敌人。相反我们是来做客的,你应该给我行礼才对,」我决定给她个下马威,不过我的想法显然是落空了,只见对面的女子冷笑了一下,「呵,中忍吗?你说的是没错,但那是对中忍,而你很快就是我驯马场里边的一只畜生了,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对你客气吗?」说着美女用手中的马鞭挑起了我的下巴,用玩味的笑容看着我。  我感觉道了莫大的屈辱,尽然被让当作畜生,虽然很不甘心,不过美女说道我将会成为她驯马场一员的时候,我内心还是突了一下。不过我随即打起了精神,忿忿的拿开了美女拖着我下巴的马鞭「哼,白日做梦。我正式挑战你!中忍?野狼!」  「哦?还挺有气势的,下忍?蒂娜。」随后蒂娜上下大量了我的一下,「那么。你要不要趴下拖着我去驯马场呢?」看着蒂娜调笑的神情,我冷笑了一下「呵,你再搞笑吗?」蒂娜没有理会我的嘲讽,「既然这样,我就再驯马场等你,当然。你只有3分钟的时间,如果你迟到的话,我就当你认输了,」说着蒂娜手中结了个印,只见蒂娜化作一道烟雾消失了,地上只留下一截木桩。  「替身术?!」我惊的喊了出来,一个下忍竟然可以用替身术维持这么久,而且还能离开自己这么远的距离……那么,这个蒂娜不简单,如果不是天赋异禀就是专门修炼的替身术,看来不能轻敌啊,我打起了精神,往驯马场的地方疾行而去……  驯马场。  我站在围场外边,看到里边的场景,不由的让我惊的张开了嘴巴,原来,驯马场里边并不是只有马,里边还有一些男子的存在,不过,现在已经完全不能算是男子了,他们的双腿和双脚都交叠着用束缚带束缚了起来,稚嫩用自己的手肘和膝盖来爬动,而菊花里边还插着一条尾巴,几位女忍一边轻笑,一边享受着这么男子的服务,男子们,用自己的嘴巴清理着女忍们脚上弄脏的靴子,另一边有几个男子将自己的肉棒放进一个挤奶用的机器,被机器强行的榨出了精液,而储存的精液则供其他女忍来修炼媚术……  就在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景象,背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「嗯?你是也是自愿来当马奴的吗?」随后一个童颜巨乳的美少女围着我转了一圈,捏了捏我身上的肌肉,「呵呵,不错,人家很满意,我去拜托蒂娜姐姐让她把你交给我做私奴……」我还没来得急反驳,美少女就蹦蹦跳跳的跑了,我张了张嘴巴,不知道该说什么,看了一眼那些马奴。咽了一口口水,不再理会他们,径直的进到了马场,再房间里边找到了坐在座位上看着我冷笑的蒂娜「我来了,赶快开始吧,你这里的气氛让我很难受」  蒂娜笑了一下「不舒服吗?你确定不是羡慕吗?你们这些男人,都是口是心非,乖乖的跪下,宣誓臣服不好吗?」看着蒂娜轻蔑的眼神,我不由的生气了无名的怒火,愤怒的大喊一声「闭嘴!你不要以为所有男人都是那种变态受虐狂!」蒂娜吓了一跳,随后站了起来,打量了我一下「呵,没想到,你还有这种觉悟,你说的是没错,的确有很多男人是很优秀的男人,即使我看到都心里直跳呢,不过呢……」蒂娜来到我的面前,用脸颊贴着我的脸颊,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「你们挑战者的资料,我们都有好好的收集,而分配给你挑战的……」蒂娜的语气开始变得阴冷「都是女S……因为你骨子里就是一个M!」  听到蒂娜的话语,我内心狂震!什么?全是女S……我内心渗出的秘密竟然被发现了,没错,我的确是有一些M性的,不过我一般隐藏的很好,不行,要赶快打倒蒂娜,我眼神开始变的凛冽。而蒂娜也感觉道了我的想法,轻笑一声,离开了我的身体「呵呵,难道说你认为你能赢了我吗?一个受虐狂还想要赢一个女S?」  「废话少说,」我拉开架势就准被进攻,蒂娜冷笑一声,就让看看,你这种变态是如何屈辱的跪在女S的脚下的,说着,手中开始结印。「忍法?淫虐斗技场!」随后四周的地面开始颤抖,体面龟裂,一个擂台从地下升了起来,而我和蒂娜已经再擂台的中心了,我四下打量了一下,擂台四周挂着的是一些性虐道具,当然,还有很多常规的武器。我随手抓起一把忍刀「哼,觉悟吧!」我开始继续气势准备发出强力的一记。而蒂娜笑着将手中的马鞭放到一边,随后拿起一条九尾狐散鞭,鞭子的手柄部位设计成了一个假阳具的样式,蒂娜挥舞了两下,用自己的另外一只手冲我勾了勾手指,这么挑衅的姿势,让我大怒,直接冲了过去,手中的忍刀直刺蒂娜而去,蒂娜就看着我的刀想自己刺过来,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,就在我的刀尖将要刺到蒂娜的时候蒂娜身体开始往后倒去,柔韧的躯体,利用下腰躲过了我的刺击。我还没来的急变招,蒂娜就双手撑地,修长的美腿准确的踢在我的蛋蛋上边「啪~ 」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,可是还没有完,蒂娜的两条美腿连环的对着我的蛋蛋开始的蹂躏,短短的时间已经踢了好多下。我眼角含着泪水再也拿不住手中的刀,松开了手,捂住了自己的蛋蛋,身体想虾米一边跪倒再了地上。  而蒂娜一个翻身,稳稳的站在地上,看着跪在面前的我,抬起自己穿着靴子的玉足,踩在我的头上,「怎么样,我就说你这种变态受虐狂再女S面前就是一个废物,别说是中忍,就算你是上忍也一样……」  我强忍着蛋蛋的疼痛,挥手隔开蒂娜的美腿,缓缓地站起身来「刚才是我一时大意。」蒂娜笑了一下「是吗?」说着从地上捡起了我的丢下的忍刀,挥舞着向我攻击。由于蛋蛋的疼痛,我行动变得异常的缓慢,所以练练被蒂娜的手,不多时,蒂娜停手,用玩味的笑容看着我……  我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化成碎片飞散而落。这下我羞红了脸,急忙用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,而蒂娜着媚笑的说道「野狼,现在还是乖乖的跪下来求我原谅吧,说不定还能少受点苦。」  「做梦……」我依然再强撑,不过蒂娜显然也料到了我的回答,丢掉了手中的扔到,甩了一下手中的九尾狐,开始围着我急速的跑动,同时,手中的九尾狐不停的抽打在我的身上。我只能被动的防守,为了不让自己走光,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,这样我只能用依然发软的双腿,忍着蛋蛋的疼痛,极力的躲闪,不过显然是徒劳的,九尾狐不时的抽打再我的身上,九尾狐的特性就是,并不会太疼,但是声音是非常的响亮的,这也加重了我的屈辱感觉,每次听着响亮的鞭打,我都羞愤欲死,而蒂娜也不时的出声调笑着我「啊哈哈。野狼,你为什么不躲了呢?难道说你爱上了这种感觉了?那么不要客气,现在就跪下来,乞求我好好的调教一番如何?」  「做梦,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吗?」我一边竭力的闪躲的着鞭打,一边还是不肯屈服,而蒂娜冷笑了,冲我冲了过来,我双眼一闪,机会来了,只要能擒住她,,胜负依然在我手中!我豁出去了,松开自己捂着私处的手,冲着蒂娜抓了过去,蒂娜诡异的一笑,再我松开自己私处的一刹那,蒂娜消失再我的面前,剩下的只是一截木桩,我大呼一声不好。随后剧烈的疼痛让我昂起头惨叫了出来……  「忍法?影缝!」蒂娜出现了我背后的影子里边,而手中九尾狐手柄,深深的捅进我的菊花,粗壮的阳具捅进我稚嫩的肛菊,让我顿时失去了抵抗,双手急忙想要去将菊花里边的九尾狐拽出来,可是蒂娜等着就是着一刻,扯过附近的束缚带,用力的将我的手折叠,随后快速的用束缚带束缚了起来,这下我的双手完全变成了牧场里那些马奴的样子,只能用手肘着地了,而且我的双手也被包裹了一层软胶一样的东西,让我手连张开都办不到了……  「什么!放开我!」我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身上的束缚带,而一边蒂娜趁着这机会,一脚踢在另外的膝盖窝。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而蒂娜也一点也不客气,直接坐在我的背上,背对着我,双手抓住我的双腿,将小腿贴在大腿的上,手中的束缚带一点也不留情,将我的双腿也包裹了起来,这下,我已经完全变成了牧场的马奴了。而且比他们更加屈辱的是我的菊花里边还插着一条九尾狐。比之他们的尾巴,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屈辱……  「放开我!」我无力的争辩,而蒂娜冷笑一声「贱货,都这个样子了,还再和我装模作样,难道着不是你想要的吗?」说着拿起旁边的一个鼻钩,勾住我的鼻子,一段握在自己的手里。仿佛缰绳一般。  「你这个……」我还没说完,一个口珈就塞进了我的嘴巴,将我的嘴巴撑的老大。同时,蒂娜拿起了自己的马鞭,冲着我的屁股抽了一边「驾!贱货,给我爬到牧场和大家大个招呼!」我还想反抗,不过,蒂娜扯了一下手中缰绳,而且马鞭毫不留情的抽在了我的身上,我也只能屈服的爬着往门外走去,不多时,我已经驮着蒂娜来到了牧场的中心,我们的出现自然吸引其他女忍的注意,看着被蒂娜骑在胯下的我,大家都调笑的说道「哇。蒂娜姐好厉害,有驯服了一只小马驹呢,这次的家伙……」随后大家过来打量着我,「诶?怎么感觉是那个很出名的野狼呢?」蒂娜笑了一下「野狼?以后不存在了,你说对不对,我的小马?」说完还扯了扯我的鼻钩,我只能无奈的哼了一声。蒂娜皱了下眉头,「看来你还没有适应你的新身份呢,作为一只马奴,你见过马会说人话吗?」说着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顿马鞭。  我也只能屈服再蒂娜的淫威之下,屈辱的学着马的样子,脚了一声。而一边的其他女忍都露出了放肆的笑容「哈哈啊,蒂娜姐姐真厉害,那么,人家可以看看这只小马的小鸡鸡吗?」那个童颜巨乳的美少女忍者挤进了人群,看着被骑在胯下我,双眼放光的说道「人家想要这只小马驹很久了,蒂娜姐姐,送给人家好吗?」  「呵呵,是莉娜呀,怎么,看上这只了?不过莉娜这只可是刚驯服的,可能不好管理哦,你确定要他吗?」蒂娜完全不在乎万大意识,完全将我当场了一匹马一般,而莉娜听到蒂娜的说法,略微犹豫了一下,随后看了一眼我俊俏的脸颊,像是下定决心一般「对,人家就要它~ !」蒂娜笑了一下,「好吧,既然莉娜你想要,就送给你吧,本来我还想好好的调教一下呢。那么莉娜,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呢?」  莉娜露出了迷人的笑容「人家要看它的小鸡鸡……」蒂娜爱怜的摸了一下莉娜的脑袋,随后转过身来,背着身体骑在我的身上,将手中的马鞭翻转过来,用手柄上的绳套垂在我的胯间,套子我的肉棒,随后用力将我的肉棒强行拉到了后边,从我爬着的双腿之间露了出来……  「哇……」莉娜惊喜的喊了一声「好大的小鸡鸡……嗯……大鸡鸡,莉娜喜欢……」说着蹲下身姿用自己的两只手握住我的肉棒开始上下的套弄。而我背上的蒂娜也没闲着,用手掌开始拍打我的蛋蛋,随着蒂娜的拍打,我的蛋蛋开始变得红肿,而莉娜的双手像是有魔力一般,我的欲望累计的非常的快,没几下我已经开始有了感觉了……  莉娜双手来回的变换着,手指像是再抚弄琴弦一般。拨弄着我的肉棒。嘴里还唱着「小鸡鸡。大鸡鸡。会喷白色尿尿的臭鸡鸡……」听着莉娜的呢喃我再也忍不住了眼看就要喷薄而出。就在这是,莉娜眼神一闪,双手离开我的肉棒,而蒂娜也停下了对我蛋蛋的蹂躏,再将要爆发的时候失去刺激,让我异常的难受。发出了呜呜的呼声。  蒂娜冷冷的说道「小马驹,现在给你选择的机会,你是要留在我身边被我调教呢,还是要去当莉娜的私人小马?」  莉娜也轻笑的说道「要来莉娜这里哦,莉娜的双手可是很厉害的呢,可以让你射道不想起来哦……」  我想了一下  1?作为蒂娜的牧马,每日被调教  2?作为莉娜的私奴,享受莉娜的小手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